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奇士

第二章 奇士

辰东
    

  辰南住进奇士府后,开始精研自己的家传玄功,如今他六识敏锐,灵觉尽复,又恢复了十六岁以前的自信,他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绝世强者。

  澹台仙子在他体内布下的浅黄色无华真气破除后,几日以来他的修为一日千里。

  辰南内视之下发现,他体内的真气发生了质的变化,颜色更加光亮,流转更加顺畅,同时散发于体外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几乎不能为人所察。这令他欣喜异常,即使绝世高手不留意,也难以发现他深怀绝技。

  辰南运功于手指,点点毫芒在他指间乍现,他一阵激动,他已能够将真气化作剑气密布于体表,他的家传玄功终于再次步入了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

  金色的毫光将他的手指衬托的晶莹如玉,他伸开两根手指,向一柄长剑轻轻去夹,嘣的一声,精钢打造的长剑竟然断为两截,掉落在地。

  辰南欣喜若狂,他的一身功力终于恢复到了未被澹台璇暗算时的颠峰状态,而且随时有可能再做突破,迈入其家传玄功的第三重天。

  自信的恢复,令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假以时日,他若能够催发出数丈长的璀璨锋芒,他便可以纵横天下了。

  「修道者、魔法师……我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武者修炼到高深境界时的修为……」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奇士府响起,整个府宅都跟着一阵晃动,辰南在第一时间跑到了院中。他的隔壁被一片水蓝色的光幕包围着,爆炸声正是从那里发出,如果没有那片水蓝色的魔法屏蔽,他的院落也难以幸免。

  「不会吧,我居然真的和那个爱鼓捣魔法的破坏狂是邻居,天啊!」

  这时魔法屏蔽渐渐淡去,那个院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个浑身焦黑、瘦小干萎的老妪漂浮在空中,发着难听的笑声:「嘎嘎……虽然又失败了,但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嘎嘎……」

  辰南暗叹:「晕,这简直是一个老巫婆啊!」

  「嘎嘎,小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小样新来的吧?」老巫婆利用风系魔法中的漂浮术来到了辰南的院中。

  「嗯」辰南硬着头皮回应道。

  正在这时,辰南另一边的院落中发出了一声大叫:「小花别跑……」

  一条水桶粗细的锦鳞大蟒出现在辰南的院墙上,随后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跃上了墙头,拍着大蟒的头,道:「小花不要害怕,不要乱跑,快回院中去。」

  大蟒似乎听懂了老人的话语,慢慢向回爬去。

  辰南看的目瞪口呆,心中哀呼:「不会吧,我跟他也是邻居?天啊!」

  老人看着空中的老巫婆,怒声道:「死老太婆,你又在搞破坏,吓的我家小花到处乱跑,你一天到晚怎么没有一刻能够保持清静啊!」

  「嘎嘎……老毒怪,我又没跑到你的院中去,我在自己的院中进行魔法研究,关你屁事!」

  「你惊扰了我的小花、小绿、小金……你这个疯婆娘整日无所事事,就知道搞破坏。」

  「老毒怪你侮辱了我的人格,玷污了我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我要惩罚你。啊……你竟敢对我下毒……闪电波!」

  老巫婆从空中摔了下来,辰南一阵心疼,到不是心疼老巫婆,而是心疼她身下的那片花草。

  与此同时,站在院墙上的老人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他须发皆张,根根倒竖,一头栽落到了辰南的院中。他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冒出缕缕青烟,隐隐有肉香传出。

  「老毒怪快给我解药,不然我彻底将你电熟,今晚吃烤排骨。」

  「死老太婆,解药都被你电成灰了,我怎么给你,你快把我恢复过来,我赶紧给你配解药。」

  辰南站在院中,左看看,右看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老巫婆口吐白沫,直翻白眼,老毒怪更是痛苦不堪,龇牙咧嘴,哼哼唧唧。

  辰南道:「两位前辈各让一步吧,再这样下去,你们都会没命的。」

  老巫婆大口的喘着气,道:「好吧,老毒怪,我先将你一半烤熟的排骨变成生排骨,余下的一半,等你为我配制好解药再说。」

  「那你还不快点。」

  一阵柔和的白光将老毒怪的身体包围了,仅片刻工夫,他的伤势就好了一半,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辰南道:「老人家,我为您开门,您慢点。」

  「不,不能走门,那样太慢了,再延迟半刻,那个死老太婆就要咽气了。快扶我上墙,还从墙上回去。」

  辰南快速走了过去,扶着老人爬上了墙头,而后他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也爬了上去。来到墙上后,辰南向下一望,差一点晕过去。

  老人的院中挖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坑,蜈蚣坑、蝎子坑、蟾蜍坑、毒蛇坑……每个坑中都密密麻麻,满坑的爬中蠕蠕而动。此外,院中没有坑的地方种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药草,一些比较特异的蛇虫在那些药草之间爬来爬去,比如一尺多长的金色蜈蚣、水桶粗细的锦鳞巨蟒……

  老人道:「小兄弟你先下去,到下面接着我。」

  「不不不……」辰南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开玩笑,打死也不下去。

  最后,辰南双手握住老人的手腕,将他向院落中放去。

  一只通体碧绿,巴掌大小的蜘蛛突然出现在墙头,一看就是剧毒之物。辰南一紧张,双手一松,老人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啊……天啊……」老人惊呼连连。

  辰南紧张的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天啊……天啊……」

  「怎么了,您摔着哪了?」

  老人的身下是一片旺盛的药草,他将药草掀起后,露出一个磨盘大小的蟾蜍。

  「天啊……我的小绿被砸晕了。」

  「晕倒!居然在心疼那只蛤蟆!」辰南从墙上一下子跳回了自己的院中。

  「太可怕了,蟾蜍居然可以长到肥猪那么大!」

  过了约有半盏茶时间,老毒怪隔墙扔过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道:「把里面的东西灌到那个死太婆的嘴里。」

  辰南拔开瓶塞后,差一点昏迷,其味臭不可闻,他真怀疑这是不是解药,即使是,十有八九也被老头搀了点「作料」。

  当又腥又臭的药水被灌进老巫婆的嘴里后,老巫婆翻了翻白眼,坐了起来,但紧接着又开始呕吐了起来。

  「呕……天杀的,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给我到底喝了些什么?」

  正在这时,老毒怪推开了辰南的院门,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老巫婆立刻漂浮到了空中,而且用魔法屏蔽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老毒怪你竟然拿那么臭的药水让我喝下去,如今还敢送上门来,嘎嘎……」老巫婆手指之间劈里啪啦,开始闪现电火花。

  老毒怪吓的一哆嗦,如今老巫婆全身都隐藏在魔法屏蔽中,他的那些毒术根本无用武之地。

  「喂,死老太婆你讲不讲理,你不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吗?那是货真价实的解药啊。」

  「放屁,解药有那么腥臭吗?呕……」说到这里,老巫婆又呕吐了起来,同时一道细微的闪电劈中了老毒怪。

  老头的满头白发再次根根直立,和狮子的鬃毛一般,他虽然还能够勉强站立,但四肢一阵抽搐。

  「死老太婆你蛮不讲理,言而无信,我救好了你,你却恩将仇报。」

  「嘎嘎……要不是你偷袭在先,我怎么会中毒呢,你是罪有应得。」

  「胡说,即使我不先动手,你也会对我施展魔法的,我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而已。」

  ……

  两人大有再打一场的架势,不过老毒怪明显心虚,他知道正常情况下,他绝对无法和那个老巫婆较量。

  辰南在边上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道:「这个……两位前辈,我看和为贵吧,不要伤了和气。」

  老毒怪道:「我没意见,只要把我身上的灼伤治好就行。」

  辰南也道:「前辈,您还是赶快为这位老伯将伤势治好吧,要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在院中吃烧烤呢。」

  「嘎嘎……」老巫婆大笑了起来,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饶过他这一次。对了,小子你什么名字啊?」

  「晚辈叫辰南。」

  「嘎嘎……我记住了。」

  随后,老巫婆念动了一串长长的咒语,一片圣洁的光辉凝聚在老毒怪的身上,原本受到严重灼伤的肌肤渐渐恢复了生机。待到光华敛去,老头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再也没有一丝萎靡的神色。

  辰南暗暗称奇,魔法果然有独到之处。

  施展完这个高级恢复术之后,老巫婆的脸上现出了一些疲惫之色,她对辰南道:「你这个小子还不错,如果有什么人敢欺负你的话,你尽可以来找我,我帮你出气。」说着,她狠狠瞪了一眼老毒怪。

  老毒怪也道:「小伙子,我也觉得你不错,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就是那个混蛋他再强,他也要吃,他也要喝吧?嘿嘿,我就不信,他每次都能躲过我的毒。」说着,老头也示威的瞪了一眼老巫婆。

  「哼」

  老巫婆冷哼了一声,向远处飞去。

  辰南道:「这位研究魔法的前辈的院落已经毁了,她应该不会继续住在这里了吧。」

  老毒怪解释道:「当然,这个死老太婆会享受的很,她怎么会再呆在这里呢。」

  辰南简直高兴死了,老巫婆这个恐怖的破坏狂终于远离了他,要是这个老毒怪也离开这里,他的人身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哦,那位前辈搬到哪去了?」

  「就在你的后院。」

  「扑通」

  「哎,年轻人你怎么没事往地上坐啊?」

  ……

  「老伯你的那些蛇虫不会爬到我的院子里来吧。」

  「一般不会。」

  辰南虚心的问道:「那么一般是指……」

  老毒怪认真的想了想,道:「嗯,如果没有太大的响动,我的那些宝贝是不会到处乱跑的。一般来说,只要那个死老太婆不进行魔法研究就行。」

  「那她多长时间进行一次魔法研究啊?」

  「差不多一天一次吧。」

  「扑通」

  「哎,年轻人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啊,怎么又躺在了地上。我看看身上是否带着一些灵丹妙药,嗯,腐尸毒、鹤顶红、断肠草……哎呀,这些都不行。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化骨丹、七步断魂散……」

  「嗖」

  眨眼间,辰南自院中消失,回到了他的屋中。

  「年轻人真没有耐心,我这总有一种药适合你吧,要不然下次再帮你找吧。」老毒怪跃过墙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辰南慨叹:真不愧是奇士府啊,见到的这两个人简直「奇」到了极点。

  他住进奇士府后的第五日,一位年轻的女子前来拜访,这个女子虽然没有楚月那样倾城倾国之色,但也异常清丽,散发着淡淡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辰公子你好。」

  「你好,你是……」

  「我叫纳兰若水,也是奇士府中的一员。」  

  「纳兰小姐你好,欢迎前来做客,屋里请。」

  来到屋中之后,纳兰若水道:「我听大公主说,你功力尽失,我对医术多少有一些研究,想从这方面着手,看能否为你恢复功力。」

  辰南吃惊不已,没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子竟然是一名医术国手,在他的印象中,那些名医都是一些须发皆白的老人,而眼前的这名女子却这样年轻。

  「你要为我恢复功力?」

  纳兰若水非常平静,道:「是的。」

  「可是我的功力已经被人废了,并非医术能够解决的。」

  「我可以试一试,用针灸的方法刺激你全身的穴道,激发你身体的潜能,理论上来说,可以帮你恢复功力。」

  辰南决定将自己功力已经恢复的事实掩藏到底,他笑道:「那有劳纳兰小姐了。」

  纳兰若水淡淡的道:「不客气。」  

  她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盒,里面满是金针,玉盒金针相映成辉。

  「辰公子请你将外衣脱掉。」

  辰南依言脱去了宽大的外衣,露出了一身紧身衣服。

  「请将腰腹以上的衣服全部脱去。」

  「这个……」一个异常漂亮的女子像是审视一件物品似的的看着他,令辰南感觉有些尴尬。但最后他还是依言做了,除去了上身全部的衣服。

  纳兰若水手捧玉盒轻轻的走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了辰南的鼻端,令他心中一阵荡漾。

  「这些日子以来,辰公子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除了失去了功力,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哦,那就好。」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醉人幽香,辰南一阵陶醉。纳兰若水似乎看出了他眼中的异样之色,纤纤玉指拈起一根金针,迅速插进他了他胸前的一处大穴。

  「啊……」辰南一声惨叫。

  纳兰若水脸色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她取出第二根金针后,快速准确的插入了他另一处大穴。

  辰南又一声惨叫,他心中一阵嘀咕:针灸应该不是很疼啊,她不会是故意加重了力道吧?

  果然第三针以后不像前两针那样疼痛了。

  辰南心中暗道:美女名医的脾气好大啊!

  不消片刻工夫,辰南的上身便插满了金针,此时他体内的真气蠢蠢欲动,但被他强行逼散在了各条经脉之中。

  纳兰若水张开纤纤玉指,开始在插针部位附近按摩,一股股热力自她的指间传入辰南的体内。

  辰南发觉纳兰若水竟然有一身不俗的功力,她指间透发而出的真气不断刺激着他的穴道,令他感觉体内那股蛰伏的真气再次活跃了起来。

  「静心!静心!」他不断提醒着自己,令活跃起来的真气再次归于平静。

  如此治疗了半个时辰,辰南已经满身大汗,纳兰若水也脸色绯红,呼吸有些急促。

  看着眼前那山峦起伏的曼妙身躯,辰南心中升腾起一股一样的感觉。纳兰若水似乎感觉到了辰南眼中的异光,她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淡淡的道:「辰公子若想恢复功力,现在请马上静心凝神,运转你以前的功法。」

  辰南闭上双眼,慢慢调节自己的真气,使之缓慢的运行着。他已经感觉出,经过针灸之后,他全身的经脉穴道舒畅无比,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遇凝练自己的家传玄功。但他只能缓缓的运行真气,不敢有较大的动作,怕被纳兰若水发觉。

  经过半个时辰的缓慢调息,他感觉体内的真气似乎壮大了一些,功力有些许精进。当他睁开眼时,纳兰若水正一脸平静的注视着他。

  「怎么样,你感觉经脉中有真气流转吗?」

  「没有。」

  「一点也没有吗?」

  辰南摇了摇头。

  纳兰若水若有所思,道:「这样……嗯,可能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一些,没关系,我们明天继续,我相信治疗一段时间,你的功力会恢复的。」

  「那多谢纳兰小姐了。」

  纳兰若水将他身上的金针一根一根拔了下来,放回了玉盒中。

  看着那美丽的背影渐渐消失,辰南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纳兰若水虽非绝色佳人,但却有一股淡然出尘的气质,那种恬静、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

  辰南自语道:「美女名医,淡然出尘,宛若空谷幽兰,如此年轻就已是一名医学领域的奇士,当真天才啊!」

  「小子你在淫笑什么呢?」老毒怪自院墙探出了白花花的头颅,肩上爬着一只碧绿的大蜘蛛。

  「没有啊。」

  「还说没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晕倒!」辰南无奈。

  「什么看错了,从实招来,是不是在打人家姑娘的坏主意?」老毒怪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老伯你是不是一直在那里偷窥啊?」

  「什么偷窥啊,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一不小心就听到了、看到了。」

  「一不小心?」辰南简直无语了。

  「是啊。对了,小子你怎么会失去一身功力啊,还有你会些什么啊,凭什么住进了奇士府?」

  「这个……」

  老毒怪道:「不用担心,奇士府的奇士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要不然大公主也不会放心的将你留在这里,这里的人皆效忠于楚国,没有人会将这里的机密泄露出去的。

  辰南想了一想,确实如此,便如实答道:「我能够拉开后羿弓。」

  「什么?!哎呦!」老毒怪惊的从墙上掉了下去,但下一秒中他又出现在了辰南的院中。

  「我没听错吧,你能拉开封印的后羿弓,我XXXX,怪不得你这样年轻就住进了这里,你还真是国宝啊!」老人大呼小叫,一阵惊叹。

  看着老毒怪又蹦又跳的样子,辰南啼笑皆非。过了好一会儿,老头才平静下来,问道:「小子,你那身功力是怎么失去的?」

  「这个说来话长,有时间我再给您讲吧。」

  「没关系,你简要和我说一下,我非常想知道。」老毒怪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简单说就是……嗯,被一个恶魔给废了。」

  老毒怪道:「完了?」

  辰南道:「完了。」

  「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是你要我简单说的。」

  老毒怪道:「那你复杂的说一说吧。」

  辰南:「……」

  正在这时,辰南的后院传来一阵大爆炸声,老毒怪惨叫道:「他妈的,这个破坏狂……我的宝贝一定又被吓坏了。」说着,他急忙跳回了自己的院中。

  辰南长出了一口气,回到屋中后立刻打坐,全身的真气开始疯狂涌动,耀眼的金光自他体内充盈而出,令他全身都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辰南身上的金光才慢慢敛去,消失在他的体表。他一跃而起,体内真气汹涌澎湃,他直欲仰天长啸。

  纳兰若水果然医术高超,辰南经她针灸后,加之刚才疯狂的催动体内真气运行,此刻他神清气爽,功力又精进了一大截。

  他抑制住仰天长啸的冲动,跑到院中,一拳击在了地上。

  「轰隆隆」

  整个院落都跟着晃动了起来,院中的竹林疯狂摆动,落下一地的叶子,以他为中心,地面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隔壁的老毒怪一阵惨叫:「天杀的……这个死老太婆还没完没了了,下次我一定要将她毒的三个月下不了床,小白不要跑……」

  辰南双手激发出一道道璀璨的剑气,金色的锋芒将地面击的尘沙飞扬,不一会儿地面的裂痕便被沙土淹没了。辰南激动异常,他的家传玄功终于突破了第二重天的限制,迈进了第三重天,他心中涌起万丈豪情。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