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龙骑士

第五章 龙骑士

辰东
    

  自从仙幻大陆和魔幻大陆合并在一起后,东方的武学、道术和西方的斗气、魔法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真气对斗气,道法对魔法,剑气、斗气纵横激荡,道法、魔法绚烂威扬。

  在早期,中西方修炼者的大对抗中,道术和魔法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每一个稍有成就的修道者和中阶以上的魔法师都具有超级恐怖的实力。他们能够直接操纵天地间的元气,一个修道者能够对付数十个西方武士,一个中阶以上的魔法师同样能够对付数十个东方武人。

  但修道者和魔法师数量稀少,修炼道术,或者研习魔法,对人的体质要求极为苛刻,所以道术和魔法并不能够大范围普及。另外修道者多远离尘世,很少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所以修道者在人们的眼中最为神秘。魔法师在修炼的过程中,需要大量昂贵的魔法材料,所以要想成为一名魔法师,离开钱是行不通的。

  修炼东方的武学或西方的斗气,虽然对体质也有要求,但并不苛刻,一般人都能够修炼,但因体质不同,成就自然会有显著的高下之分。相比较而言,修炼体术的武者要比修道者和魔法师逊色一些,除非近身做战,要不然这些武者根本不是那些直接操纵天地元气的修炼者的对手。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东方武者当中有一些人能够将其修为修炼到极高深的境界,任何修炼者见到这种强大的东方武者,都会头疼不已。

  而且,东方武者当中偶尔有人能够修得一身盖世的功力,其超级恐怖的实力几可谓天下无敌,是所有修炼者的噩梦。但众所周知,武学进展缓慢,那种能够将武学修炼到极至境界的盖世武者,数百年难得一见,所以武学逐渐没落。

  同东方武者一样,修炼体术的西方武者虽然人数众多,但平均实力也远不如修道者和魔法师。但这些武者当中有一部分特殊修炼者,其超强的实力决不弱于修道者和魔法师,这些人就是世人眼中的龙骑士。

  要想成为一名龙骑士,首先要驯服一头属于自己的龙。

  当然龙也有强弱之分,西方的龙按弱强可分为地龙、飞龙、亚龙、巨龙、圣龙,也有五个等阶,恰好和大陆上的五阶修炼者相对应,从而也就有了地龙骑士、飞龙骑士、亚龙骑士、巨龙骑士、圣龙骑士这五阶龙骑士。

  可见,要想成为龙骑士,必然要达到阶位境界,而且要驯服一头与之境界相匹配的龙。所以龙骑士皆是强者,从某种意义上说,龙骑士之所以要以龙为坐骑,就是要证明其具有强大的实力。

  在西大陆,巨龙骑士数量稀少,圣龙骑士更是凤毛麟角,但达到这种境界的龙骑士皆具有超绝、恐怖的实力,即便是修炼有成的魔法师和修道者也不敢轻易撄其锋。

  辰南从皇家古书库回到奇士府后,想起刚才的地下古墓之行,现在还有些后怕。

  「这个老人真是让人猜不透,他居然没有杀我灭口,不过我还是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通过这件事,他现在总算明白了那句古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名老人外表看起来老迈不堪,衰弱无比,但却是一名修为恐怖的绝世高手,这是他继诸葛乘风后,见到的又一名第五阶修炼者,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越了第五阶。

  「小子又在发花痴,真是没出息!」老毒怪双手扒在院墙上,向他这里张望着。

  「靠,变态老头子你又偷窥我!」辰南从屋里走了出来。

  「心动不如行动,走吧,我们一起去看你的凉水。」

  「你……」想起纳兰若水,辰南心中一阵犹豫,要是这样走了,恐怕以后永远也见不到这个初具好感的女子了。

  「哦,我忘了,是若水,嘿嘿……」老毒怪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辰南要不是顾及老头的那一身毒,真想痛扁他一顿。

  老毒怪笑道:「今天奇士府来了一名龙骑士,好多人都去看他的龙了,你的若水本来想找你一起去看的,但你不在,所以她先去了。走吧,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龙骑士是强者的代名词,龙是强大而又神秘的生物,辰南一听也了来了兴趣,随老毒怪向外走去。

  今天奇士府不同于往日的平静,府内角斗场聚满了人,就连平日难得一见的老巫婆都舍弃了她「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来到了这里。

  辰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奇士聚集在一起,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强大的修炼者,当然有有像老毒怪这样在某一领域有杰出才能的研究者。这些人年龄多在三十岁以上,像他这样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不过三五人而已,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纳兰若水。

  纳兰若水一身水蓝色的衣衫,宛若空谷幽兰,飘逸空灵,淡然出尘。她看到辰南和老毒怪走进角斗场后,恬静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辰南向她招手:「若水」

  老毒怪在旁边怪叫道:「若水,我来了,半日不见,如隔一秋半……」

  辰南用力在老头的脚上踩了一下,老头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叫声,引来众人一阵侧目。

  纳兰若水面现笑容,道:「辰南你走路怎么这样不小心啊!」

  老毒怪叫道:「他不是不小心,他是成心。」

  纳兰若水不理他,继续对辰南道:「下次地面若是不平,用力一些,免得拌倒。」

  老毒怪:「……」看着辰南和纳兰若水一起向场内走去,老毒怪愤愤不平的叫道:「过河拆桥。」

  角斗场的正中央伏着一只巨大而又凶悍的生物,一身墨绿色的鳞甲闪闪生光,狰狞可怖。不用问,这就是龙骑士的那头龙。龙身长约七丈,头生双角,腹部是一双巨大的肉翼,样子看起来颇为凶猛。

  在那头龙的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青年,青年外貌俊朗,身体魁梧,结实的体魄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有一股阳刚之美。

  纳兰若水脸上浮现出一丝异样之色,道:「看到了吗,这个人就是那名龙骑士,他是大将军司马长风的儿子,名叫司马凌空,十年来一直在西大陆和高人修炼,如今学成归来。现在已经被皇帝册封为奇士,今天正式入住奇士府。」

  辰南点头道:「哦,来头这么大啊,嗯,奇士还用册封吗?」

  「当然,每一个奇士都享受国士待遇,怎么能够不册封呢。」说着,纳兰若水看了他一眼,道:「当然你属于例外,你是一名隐奇士,不过……唉,你……要是功力尽复多好啊!即使没有没有令人羡慕的国士荣耀,但最起码也有一身强大的实力……」说到最后,她多少有些伤感。

  辰南没有注意到纳兰若水的异样,但心中也有些失落,他就要离开这里了,可能永远也见不到这位美女名医了,但此时此地,他却什么也说不出。

  纳兰若水道:「看,这头龙还真是威猛,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庞大、强悍的生物。」

  「威猛吗?我怎么看,都觉得它像一只长着翅膀的大肚子蜥蜴。」

  「扑哧」纳兰若水笑了起来。

  「天啊,你什么眼光,那是一头龙耶!」

  辰南道:「上次我在西部边境山脉中,看到的一条绿龙足有三十丈长,和那头绿龙比起来,这头龙简直就是一个龙孙孙、龙宝宝。」

  「是吗,真的有那么大?」纳兰若水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嘎嘎,这个小子说的没错,他看到的是巨龙,巨龙的身长都在三十丈以上。这只不过是一头普通飞龙而已,比不会飞的地龙稍微高级一点点。」老巫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辰南两人的身后。

  辰南回过头来,向恐怖邻居打了个招呼。

  老巫婆点了一下头,接着道:「西方的龙共分五个等阶,依次是地龙、飞龙、亚龙、巨龙、圣龙。除了地龙不会飞外,剩下的四阶龙都会飞。地龙身长五丈左右,飞龙身长七丈左右,亚龙身长在十五丈到二十丈之间,巨龙的身长则最少在三十丈以上。至于圣龙我也没有见过,不过听人说圣龙皆是一些罕见特异的龙,其强大的力量并不一定和它的身体大小成正比。」

  纳兰若水笑道:「魔法婆婆见识果然广博。」

  「嘎嘎,怎么说我也在西大陆呆过一段时间,要是连这都不知道,岂不被人笑话。不过,你这个丫头嘴吧还真甜,真讨人喜欢,比楚钰那小丫头强多了,那个小丫头见到我就想逃。」

  场中的龙骑士司马凌空正在向围观的众人解说着什么,众人听的津津有味。这时,小公主楚钰突然贼头贼脑的出现了,她不断的向场中央张望着,似乎在找人。

  辰南和纳兰若水相互看了一眼,都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老巫婆气哼哼的道:「这个死丫头!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每次来奇士府都偷偷摸摸的,哼,真是气死我了!」

  侦察完「敌情」,小公主长出了一口气,如一个活泼的精灵般,跑到了场中央。

  「司马凌空,回来之后竟敢不去本公主那里报道!」

  众人见到这个绝美的小恶魔后,脸上都露出了笑意,但原本神采奕奕的司马凌空,却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顿时蔫了。

  「公主殿下好。」

  小公主刁蛮本性尽现无遗,道:「去西大陆修炼的几个人,回来之后,都到我那里报道了,惟独你没去,说,是不是没有为我准备好礼物啊?」说着,她围绕着那头飞龙转了一圈,道:「这头龙不错啊,是送给我的礼物吗?不过太丑了点,算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一听这话,司马凌空当时脸就绿了,苦着脸赔笑道:「钰公主,这是我的坐骑,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还在家中,一会儿就会送去。」

  辰南总算明白小恶魔在帝都「声名在外」这四字的含义了,谁见到她,都是一副头痛的样子。可以想象,当初帝都这些贵族子弟的悲惨童年是怎样度过的。

  「这样说来,你不想把这条龙送给我?」

  「不是……这个……」

  小公主哼了一声,道:「小气鬼,放心吧,我才不要这么又小又丑的怪物呢,我在西境山脉看到的龙,比你这个大多了。」

  司马凌空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道:「这只不过是一头飞龙而已,当然没有那些巨龙大。」

  小公主道:「这头龙听话吗,我可以骑着它飞上天去吗?」

  「当然可以。」

  「太好了!」小公主脸上立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司马凌空拍了拍飞龙,道:「呆会儿飞起的时候,安稳一些,知道了吗?」

  飞龙竟然颇通人性的点了点头。

  众人大奇。

  小公主也有些吃惊,道:「它能够听得懂人语。」

  「当然,龙是有智慧的生物,虽然它只是一头二阶飞龙,但也能够听懂一些简单的人语。」

  小公主兴奋的爬上了龙背。这时老巫婆在人群后,叫了起来:「钰儿,想飞可以和我学魔法啊,你看这样多轻松,何必骑人家的龙呢。」说完,老巫婆漂浮了起来,来到了场中央。

  小公主看到老巫婆的瞬间,脸色大变,但很快脸上又堆起了甜甜的笑容。

  「婆婆您好啊,我有事,我要回皇宫了。」说完,她快速的从龙背上滑了下来,如泥鳅一般钻出了人群。

  围观的众位奇士面面相觑,最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老巫婆大叫道:「小丫头见到我就想跑,回来。」她念了一句咒语,利用风系中的风翔术快速追去。

  远远的传来小公主的叫声:「不要啊,我真的要回皇宫了……」

  小公主到底还是被捉了回来,嘟着小嘴,但却不敢发作。

  辰南看到她那副受窘的样子,再也忍不住,顿时笑了起来。纳兰若水拉了拉他衣角,道:「不要笑了,你没看别人都在忍吗,要是被小丫头看见,到时你可惨了。」

  辰南当然了解小公主的恶魔本性,当小公主注视他这里时,他立刻止住了笑意。

  老巫婆笑道:「嘎嘎,不要不高兴,好多人想求我教他,我都不教,你不是想飞上天空嘛,我可以交你啊!」

  老巫婆念动了一个咒语,一团水蓝色的光幕将小公主包围了,令她浮到了半空中。

  「好玩吗?只要你和我学,你也可以做到。」

  小公主脸上虽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但听到老巫婆的话后,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老巫婆气的立刻停止了魔法能量的输送,小公主尖叫着从空中掉了下来,直到快落到地上时,才被一团柔和的光芒托住,不过,小脸已经吓的煞白了。辰南总算明白小公主为何这样害怕老巫婆了,同时也明白她为何不愿拜老巫婆为师了。

  这时,司马凌空上前施礼,道:「见过魔法婆婆。」

  「嗯,免礼。小伙子不错啊,小小年纪就有自己的龙了。」

  司马凌空道:「前辈过誉了,晚辈和前辈相比差远了。当年前辈在西大陆修炼之时,威名远播,至今还有人提起您。」

  老巫婆嘎嘎笑道:「你已经很不错了,估计在年轻一辈中,你已经算的上强悍人物了,只要你肯努力,日后定会成为四阶巨龙骑士。」

  老毒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了辰南和纳兰若水的背后,他小声嘀咕道:「这个死老太婆真是太无耻了,瞧她那副得意的样子,真不知道她那个大魔法师凭证,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混上的。不过这个浑身是肌肉的小子真的很强,能够成为一名飞龙骑士,在他这个年龄来说,已经非常不简单了。」

  辰南点头同意,他早已感到了出司马凌空身上的强大力量,第二阶的飞龙骑士果然名不虚传。

  小公主趁老巫婆说话的工夫,站起来偷偷的溜出了人群。过了一会儿,老巫婆忽然发现小公主不见了,一气之下,继续她「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去了。

  这时,司马凌空突然发现了纳兰若水,眼中顿时一亮,穿过了围看飞龙的人群,走了过来。

  「若水也来了,你若想看飞龙的话,我直接带它到你们家去就可以。」

  这时,辰南忽然觉得右手一紧,被纳兰若水那温软的小手攥住了。

  「不用,我只是陪辰南来看看而已。」

  司马凌云双眼射出两道冷电,看了看两人拉着的手,又看了看辰南,道:「他是谁?」

  纳兰若水平静的道:「他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辰南神情一呆,而后心中有些不舒服。纳兰若水显然早就认识这个肌肉男,很明显在拿他当挡箭牌,他有一种被人利用了的感觉。

  司马凌空的双眼快喷出火来了,他恶狠狠的盯着辰南,道:「小子你一边去,这是我和若水的事,希望你不要搀和在其中。」

  站在辰南身后的老毒怪道:「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冲,有什么话好好说。」

  这时围观飞龙的那些奇士发现了这边的异常,转头向这里望来。

  纳兰若水道:「我们走。」她拉着辰南的手,向角斗场外走去。

  司马凌空怒不可遏,一下子冲到了两人的身前,怒道:「若水,我希望你注意一下,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不要和别人拉拉扯扯,这样不光有辱我家的门风,也有辱你家的门风。」

  纳兰若水怒道:「胡说八道,谁是你的未婚妻?请你自重,不要信口开河,让开!」

  她一手推开司马凌空,一手拉着辰南向外跑去。辰南心中非常不快,他想甩开纳兰若水的手,但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付之行动。

  角斗场内的奇士们议论纷纷。

  司马凌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追了下去。

  纳兰若水两人跑出角斗场后,直奔辰南的院落。

  在辰南的院门前,司马凌空追了上来,道:「若水,这是为什么?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过不了多久,我爹就要到你家去提亲了,现在你怎么能够跟一个不相干的人在一起呢?」

  纳兰若水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嫁给你的。」

  「你……」司马领空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道:「好,你真是好本事,哼,到时候你爹同意了,我看你嫁还是不嫁。」

  他双眼凶光闪烁,对辰南道:「小子你将我刚才说的话当作耳旁风了吗,我让你离远点,你听见了没有?滚一边去!」

  辰南心中本已非常不快,闻听此言顿时火冒三丈,被他强行压制的家传玄功不由自主汹涌澎湃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势自他身上爆发而出。

  纳兰若水怕司马凌空对辰南动手,挡在了他的身前。与此同时,大公主派来守护后羿弓的武士们感应到了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七条身影刹那间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辰南暗叫一声惭愧,怪自己太过冲动,他快速内敛功力,强大的气息一闪而逝。

  场中几人一阵狐疑,纳兰若水和几个武士最终认为那股迫人的杀意是司马凌空爆发而出的。而司马凌空却认为那股强大的气势来自眼前的这几个武士,因为此刻辰南身上没有半丝力量波动,他无论怎样试探,都感觉不到他体内有修炼者的气息。

  司马凌空讥讽道:「小子你是男人吗?躲在女人的身后,算什么本事?」

  辰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犬吠什么?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还要死缠烂打,真是没脸没皮。」

  司马凌空怒极反笑道:「嘿嘿,你这个吃软饭的家伙,我若不将你碎尸万断,我就……」

  「够了!司马凌空你有完没完,你再在这里无礼取闹,我要到陛下那里去告你。」纳兰若水脸色铁青,此时失去了往日的从容。

  「这个小子有什么好,他有什么本事,连小白脸都算不上,若水你……」

  「你无耻!」纳兰若水气的咬牙切齿,她转身拉着辰南走进了院子里。

  司马凌空刚要跟进去,旁边的几个武士伸手拦住了他,其中一人道:「司马公子请留步,大公主有令,非经她批准,任何人不得走进此院半步。」

  此时,司马凌空都快气疯了,心中怒火汹涌,吼道:「为什么?那对狗男女怎么进去了?」

  「因为这本来就是辰公子的院落,纳兰小姐奉命在为他医治身体。」

  「什么,那个废物也是奇士?」

  几个武士不再言语。

  司马凌空头脑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狠狠的向院里望了一眼,转身离去。

  到了院中之后,纳兰若水快速放开了辰南的手,将脸扭向了一旁,道:「对不起。」

  辰南心中的不快已渐消,道:「没什么。」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我在等你说。」

  纳兰若水将身子转了过来,道:「我的父亲是朝中左相纳兰文成,司马凌空的父亲是朝中虎威大将军司马长风,二人都是楚国重臣,但一直不和。近年来朝中一些大臣从中周旋,两人关系才有所缓和,后来有人建议两家结为儿女亲家,从而改善将相关系。」

  「将相不和,于国不利,父亲答应了那些从中周旋的人,当时虎威军将也欣然同意。别人也许不知司马凌空的为人,但我却深知,近几年他曾经回过帝都几次,每次回来都会闹出一些风liu臭事,简直就是一个风liu恶少。」

  「我理解父亲的难处,知道他一心为国。我讨厌司马凌空那样的风liu恶少,但我却无力改变这个事实。几天之后司马长风就要派人上门提亲了,我没有办法,只能够刺激司马凌空,让他厌恶我,从而毁去这桩婚姻,所以……」

  「所以你拉着我,故意出现在司马凌空的面前刺激他?」

  「是……对不起。」

  「唉,你真不懂男子的心里,这样做只回适得其反。」辰南真的有些同情纳兰若水了,这个平日无比恬静的女子,心中竟然这样无奈,身为贵女,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幸福,只能作为政治的筹码。他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怎样才能够帮助你呢?」

  纳兰若水眼中呈现出一片水雾,语音有些颤抖,道:「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要不然……」辰南很想说:「要不然我带你一起走吧。」但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现在虽然对纳兰若水有一丝好感,但喜欢并不等于爱。不过他已经决定,必要时加以援手。

  「要不然怎样?」纳兰若水脸上露出希冀的神色。

  「你可以逃婚,等到事情过去以后再回来。」

  纳兰若水有些失望,道:「我一个女子,能够上哪里去,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更没有什么江湖经验,我一个人……呜呜……」

  说到最后,她再也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辰南尴尬的挠了挠头,他没有手帕,最后把宽大的衣袖举到了纳兰若水的面前。

  纳兰若水拽过他的衣袖,轻轻的擦着泪水,最后忽然扑到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呜呜……」

  辰南手足无措。

  纳兰若水哭了一会儿,声音渐小,最后幽幽的道:「你若身世显赫,你若有一身盖世功力……我……我走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