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战帝都

第十章 战帝都

辰东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中时辰南睁开了双眼,洗漱完毕之后他开始在屋中打坐调息。

  奇士府众奇士都已接到了司马府送来的请柬,吃过早饭后纷纷向司马府赶去。待到奇士府空荡荡后,辰南才一跃而起,他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他身背后羿弓,腰挎长刀,大步向府外走去。

  楚国都城繁华无比,街上车水马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叫买、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今日乃虎威大将军司马长风之子司马凌空和左相纳兰文成之女纳兰若水成婚之日,司马长风和纳兰文成位极人臣,今又请动楚国皇帝参加婚礼,所以今日大街小巷巡逻的兵丁比往日多了数倍。

  辰南在喧嚣的大街上没走出多远,就被一队手持长矛的兵丁拦住了。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何带刀出行?」

  「我是辰南。」

  问话的那个兵丁回头看了看同伴,道:「辰南……怎么这么耳熟?」

  其中一个兵丁道:「难道是大败龙骑士的护国奇士辰南?」

  「正是。」辰南为了尽快打发他们,伸手一指地面,「哧」的一声发出了一道金色剑气,顿时将地面击出一个深洞。

  「啊,传闻中的金色剑气……真的是护国奇士大人。」几人惊呼,赶忙行礼。

  辰南一摆手,道:「起来吧。我要去参加司马凌空的婚礼,留下一人为我带路,其他人继续巡逻吧。」

  有士兵引领,路上再无人阻拦辰南,来到司马府外后,辰南挥了挥手,将那名士兵打发离去。

  司马府院落高大,气派非凡,朱红的大门张贴着大大的「喜」字,大门两旁是汉白玉雕刻而成的两尊威武石狮。此时府前车水马龙,进出之人络绎不绝,能够进出之人无不身份尊贵,多半都是帝都名流。

  辰南在司马府外不远处静静的观望,直到皇帝驾临时他才动身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参加婚礼的所有文武百官皆出府恭迎帝国之尊楚瀚,排场之大令人咋舌,「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好久才平静下来。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大街之上鼓乐喧天,迎亲的队伍归来,司马凌空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身披大红喜衣,满脸喜色,志得意满。

  迎亲的队伍壮观无比,光鼓乐手就不下百人,随从卫护人员加起来不下千人,声势浩大。新娘纳兰若水的花轿前后围着近百位武士,一看就知是功力高深之辈,保卫工作可谓严密至极。

  临近司马府时,司马府中突然冲出一头墨绿色的飞龙,飞龙在司马凌空上方盘旋、长啸,而后一条红色幅条突然从飞龙身上垂下,上书四个大字:百年好合。

  街道上的人群一下子沸腾了。

  「看啊,龙……」

  「百年好合。」

  「祝龙骑士司马公子和才女纳兰小姐百年好合。」

  司马府鞭炮齐响,丝竹齐鸣。

  司马凌空神采飞扬,朝空中一挥手,飞龙落回了司马府。

  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已经掀起了一个高潮。

  迎亲队伍进入司马府后,门前便不再像刚才那样喧嚣.

  辰南从小巷转了出来,听着司马府内的鼓乐和阵阵欢呼之声,他在心中一阵冷笑。

  司马凌空两日前的那些话不断在他耳边回响:「两日后若水将和我成亲,新郎不是你,嘿嘿……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嗯,到时候可以来闹洞房,嘿嘿。」

  「既然已经决定大闹一场,还犹豫什么?」想到这里,辰南从背后摘下后羿弓。

  这时司马府门外的那些侍卫已经注意到了他,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带着兵器出现在此处?」

  辰南不理他们,从箭筒中抽出一支雕翎箭搭在了弓弦上。那些侍卫刚想上前,但黝黑的后羿弓突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辰南身上涌现出一股慑人心魄的气势,侍卫们心惊胆战,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十几步。

  此时司马府内,司马凌空和纳兰若水在厅堂之上正准备拜堂,然而就在这时几乎所有人都涌起了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

  「一拜天地……」

  「轰隆」

  主持婚礼之人声音刚落,天地间突然响起了阵阵风雷之声,厅中众人大愕。

  辰南轻轻的松开了弓弦,被后羿弓射出的雕翎箭化作一道金光向前飞去。司马府高大的门楼被金光箭一穿而过,在轰隆隆声中倒塌了下来。

  金光箭离地五六米高,到也伤不到人,但建筑物无不惨受其摧残。它如一条穿府而过的金龙一般,拖着长长的金色残影,穿过一道道建筑物,金光肆虐,所过之处,被生生开凿出一道道「龙门」。

  当金光箭穿过司马府大厅之时,所有人都惊呆了,金光箭自皇帝的头顶上方穿壁而过,在墙壁之上留下一道恐怖的「龙门」。

  「保护皇上。」

  厅中一阵大乱。

  皇帝楚瀚着实吓了不轻,脸色一阵发白,皇后抓住他的手,也一阵发慌。

  大公主楚月喝道:「大家不要惊慌。」而后她护在了皇帝的身前。

  小公主楚钰道:「是辰南,一定是败类辰南。」

  这时所有观看过皇宫大战的人都醒悟了过来,这的确是后羿弓发出的神箭,定是辰南无疑。

  「哈哈……」一声长笑自司马府外响起。

  「司马凌空何在?我辰南闹洞房来了。」  滚滚音波在司马府上空隆隆激荡。

  皇帝楚瀚和大公主楚月脸色顿变,他们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辰南真的要反楚了,这令他们又悔又恨。

  在场参加婚礼之人皆是帝都名流,对其中隐情早有耳闻,此时已然明白辰南多半是为大闹婚礼而来,而且有可能要反出楚国。

  婚礼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此时辰南已经由司马府大门之处,一路打进厅堂之外。他手中持一口长刀,刀身散发着璀璨的光芒,金色锋芒所过之处,枪断戟折,断刃飞射。刀气纵横激荡,强大的力量波动以他为中心在院内汹涌澎湃,司马府内的武士如怒浪中的浮萍一般摇摇摆摆,成排成排的人被掀翻在地,府内竟然无一人能够撄其锋。

  司马凌空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辰南生吞活剥,他扯下胸前的大红礼花,大步向外走去。

  厅堂中的宾客,包括楚国皇帝在内,也一齐来到了院中。纳兰若水娇躯一阵颤抖,她犹豫了一下,最后扯下头上的红巾,也来到了院中。

  此时楚月已经命令人封锁了司马府,无数侍卫将司马府团团包围。奇士府众奇士被调到了皇帝的左右护驾,小公主楚钰被皇后拉在身边,一齐站在楚瀚的身边。

  司马凌空用手指着辰南道:「你为何搅扰我的婚礼?」

  辰南道:「不要给我假惺惺的摆道理,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司马凌空脸色铁青,道:「你要如何?」

  这时一个身材颀长的中年人排众走了出来,道:「辰南你这是为何?我女儿既然已经嫁人,你就不应该再来打扰她。」

  辰南闻言得知眼前之人便是纳兰若水的父亲楚国左相纳兰文成,他抱了抱拳,道:「若水根本不喜欢司马凌空,若真嫁给他,只会痛苦一生,您忍心令她陷入火坑吗?」

  辰南话未说完,便被人打断,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大步走出人群,道:「护国奇士你要明白你在做什么,我儿的婚姻乃是皇上所赐,难道你对陛下不满吗?」

  「原来是司马大将军,好一顶大帽子,嘿嘿,你为何不直接说我在皇帝面前动武,已经惊驾了呢?」说完,辰南转头面对楚瀚,高声道:「当日演武场若无我辰南大战龙骑士,恐怕楚国早已大败,成为各诸侯国的笑柄。我辰南舍生忘死换来了什么?陛下为何将纳兰小姐赐婚给司马凌空,为何如此对我?」

  旁边有的大臣斥道:「大胆,辰南你竟敢责问陛下,你已经犯了欺君之罪。」

  「欺君?嘿嘿,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当我忍无可忍时,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拉他下来!」说到这里,他长刀向天,一道璀璨的刀芒直冲而起,耀眼的光芒如闪电一般照亮了整座院落,森森寒气慑人心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一股迫人的压力,场中众人无不变色。

  楚瀚道:「辰南,朕知道你心中非常不满,但司马家提婚在前……」

  辰南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嘿嘿,难道婚姻也需要排队吗?」

  大公主楚月见辰南对皇帝毫不恭敬,怒声道:「辰南你太过分了,不要忘记你是楚国的臣子,臣子能够和国君这样说话吗?」

  当初第一次见楚月时,辰南心中是惊艳的感觉,后来在路上楚月对他嘘寒问暖,让他如沐春风,更多了几分好感。但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楚月的在他心中的地位直落而下,这是一个为了帝王家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权谋女子,心机深沉的有些可怕。

  「这楚国之臣不当也罢!」

  「你……你生为楚国人,难道要反出自己的国家吗?今后你心里能够坦然吗?」

  「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我只不过是楚国的一个过客而已,楚国在我心中还没有上升的祖国的高度,所以我心安理得。」说这些话时,辰南将自己当成了万年前的人,令在场之人听的莫名其妙。「只是不知道有些人能不能够心安,为了政治利益,将自己的好朋友打入婚姻的噩梦中。」

  楚月神色一变,斥道:「你纵有千般理由,也不应该叛出楚国!」

  辰南一直在人群中搜索,这时终于发现了一身大红喜衣的纳兰若水,原本清丽的容颜此刻有些苍白,憔悴无比。他将长刀交到左手,右手挥动,荡起阵阵猛烈的罡风,光芒涌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金色手掌向纳兰若水卷去,包裹着纳兰若水带起一股狂风席卷而回,将场中那些不懂得修炼之法的文臣吹的摇摇欲倒。

  场中那些修为高深者都忍不住惊呼出声:「擒龙手……竟然是失传的擒龙手!」所有修炼者无不变色,失传的绝学竟然在辰南手中重现。

  纳兰若水落在了辰南的面前,她忽然生出一股陌生感,过去的辰南和现在的辰南相差越来越遥远了。

  辰南看着纳兰若水的双眼,道:「若水,我带你走。」

  「不,我不能跟你走。」纳兰若水摇了摇头。

  辰南低声道:「我是特意救你而来,只要你躲过一段时间,所谓的婚约必然无效了。」

  纳兰若水惊呼:「小心!」

  司马凌空虽然暗暗心惊辰南刚才施展出的神通,但此时他怒火中烧,眼前那个家伙不仅搅扰了他的婚礼,而且居然视他如无物,当着他的面要带走新娘,这让他直欲发狂。他从旁边的侍卫手里夺过一把长剑,对着辰南就劈了过去,墨绿色的斗气发出「哧哧」破空之声。

  辰南将纳兰若水拉到了背后,左手长刀反手劈出,一道炽烈的刀芒向前冲去,璀璨的光华激荡出巨大的能量波动,挟带着一股猛烈的狂风,发出阵阵异啸。

  「哈哈……要打便打,今日我辰南定要大闹帝都!」

  刀气和斗气相撞在一起,在空中发出阵阵裂帛之声,辰南原地未动,司马凌空一连向后退了五步,他体内气血翻涌,脸上一片潮红。但他却不肯就此退缩,双眼寒光闪烁,提剑再次冲了上去。

  空中刀气、斗气纵横激荡,辰南斩出一片夺目的刀芒之后飞身冲天而起,跃身到虚空。他的身体四周金光大盛,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宛若披上了一身精金战甲,他当空向司马凌空踏去。巨大的压力向司马凌空笼罩而去,无匹的威压沉重的令他喘不过气来,但当着帝都名流的面,司马凌空不想退缩,不想丢面子,他硬着头皮举剑相迎,璀璨的斗气直冲而上。

  当墨绿色的斗气遇到辰南脚下的出体剑气时,被冲击的七零八落,光芒瞬间淡去,金色的出体剑气直冲而下。

  司马凌空大骇,一边后退一边举剑劈斩。一组幻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辰南在瞬间踢下十三脚,攻破了墨绿色的斗气防御,重重的在司马凌空的长剑上踏了几脚。司马凌空双手握剑阻挡,但巨大的压力还是令他难以承受,他的双脚踏碎了大理石地面,没入了地下。

  当辰南第十一脚踏下时,长剑彻底碎裂,化作铁屑自空中落下,司马凌空口吐鲜血,膝盖以下全部没入地下。这时辰南第十二脚、第十三脚已至,司马凌空悔恨不已,暗恨自己不该死要面子,迫不得已,他举双掌迎向辰南的双脚。

  「轰」、「轰」两声巨响中,光华闪现,气浪翻滚,司马凌空被踢的倒飞了出去。场中修为高深之人都听到了两声脆响,细看可以发现,被踢的翻腾出去的司马凌空双掌折断,无力的下垂着。

  与此同时,辰南当空劈出了威力无匹的一刀,璀璨耀眼的锋芒如经天长虹,似划空闪电,浩大的能量波动随之汹涌。

  那璀璨的刀芒若是劈中司马凌空,定会令他瞬间粉碎。这一刻自皇宫跟随而来,保护皇帝的几个高阶武者迅速冲了上来,接下了这威力巨大的一刀。

  「轰」

  冲上来的六名高手,手握断剑呆呆立在场中,这一刀之威竟然令他们六人险些受伤。这时辰南和司马凌空都分别落在了地上,前者长刀向天,身体金光涌动,战意高昂,后者脸色苍白,口吐鲜血不止,一脸羞愤之色。

  刚才的对决太快了,皆发生在一瞬间,若不是最后关头几个高阶武者快速反应过来,司马凌空早已尸横当场。

  场中有不少人都已经见过辰南出手,但此时还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司马长风摇了摇头,叹道:「这个孩子太不冷静了,怎么能够和他硬拼力量呢?」

  众人议论纷纷:

  「达到了剑气出体境界的三阶东方武者果然可怕!」

  「能够劈出刀芒,而且会失传的擒龙手……」

  小公主看的兴奋不已,小声道:「英雄拯救美女的故事发生在了我的身边,哇,太帅了!要是在我的婚礼上也有一个人功力盖世,败尽各路高手,威风凛凛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那该多好啊!」

  皇后「咚」的一声敲了一下她的头,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小公主万分委屈的道:「干吗敲我?」

  皇后向左右看了看,小声道:「你再不分场合的捣乱,我罚你一个月不准出宫。」

  「嘻嘻。」小公主笑了起来,道:「没想到这个败类越来越厉害了。」

  这时楚月对着奇士府众人道:「辰南嚣张若此,竟然当着国君之面反楚,现请各位奇士联手将他拿下。」

  奇士中传出一片惊呼之声:

  「天啊,我怎么无法聚集魔法元素?」

  「我的一身修为怎么突然消失了?」

  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楚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对辰南怒声道:「你竟然唆使老毒怪前辈对众位奇士下毒!你……好狠毒,你难道要牺牲这么多人吗?」楚月真的有些急了,若是所有奇士都中毒身亡,对于楚国来说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辰南冷哼道:「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只是暂时失去了功力而已。」

  说到底辰南对人性的种种,认知还不够,此刻的他还很稚嫩,不能够狠下心,毒死楚国的一干奇士,他没有因为即将敌对,而不择手段。

  瞬间,楚月脸色铁青无比,喝道:「所有皇宫高阶武士听令,不惜一切代价将此逆贼诛杀!」

  数十个修为高深的皇宫武士步入场中,一股迫人的压力自这些人身上散发而出。

  辰南大喝道:「谁敢动?我立刻毙他性命!」他将后羿弓摘了下来,一支雕翎箭已经搭在了弓弦上。

  皇宫武士中一个似乎是头领的人大声道:「不要怕,我们齐上,他这一箭只能够射倒一个人……」

  「轰隆隆」

  风云变换,天地失色!伴随着隆隆雷鸣,后羿神弓弓弦轻颤,一支金光箭似闪电一般射出。

  如今辰南修为今非昔比,光箭之威比在楚国西境时不知强大了多少倍。那璀璨夺目、令所有人心神具颤的一箭似霸龙出海,威荡八方,莫大的威压令方圆数里的人都喘不过气来。光箭眨眼没入了那名武士头领的胸膛,那名武士瞬间爆碎,只在空中留下一片血雾,刺鼻的血腥令人做呕。

  这一箭的余威声势浩大,巨大的力量波动似怒海狂涛,在整座司马府内浩荡,恐怖的能量波动令在场众人站立不稳,滚倒在地。

  司马府内的众多武士栽倒在地,许多人都被自己的兵器所伤,鲜血长流不止。满朝文武更是不堪,滚倒一地。

  楚国皇帝若不是被大公主楚月及时扶住,定然要跌个四仰八叉,小公主为了扶住皇后,自己却跌倒在地,气的骂道:“死败类,哎呦……”

  奇士府的众奇士因为功力暂失,也都滚倒在地。

  只有部分高手不受影响,依然立在场中,愤怒的盯着辰南。

  司马府今日宴请的都是帝都的名流,金光箭之威令这些人都狼狈不堪,今日他们可谓颜面尽失。那些豪门千金、侯门贵妇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场面混乱无比。

  这一消息若是传到他国,楚国可谓大失颜面,定会被他国取笑。

  待到众人自地上站起,平静下来时,具愤怒的望向了辰南。

  在这一刻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刚才那震撼的一幕令想要上前的那些皇宫武士生生止住了脚步。

  辰南第二箭又搭在了弓弦上,神弓所向,人人变色,最终他将后羿弓从司马凌空的身上移到了皇帝的方向。

  纳兰若水在他身后焦急的叫道:「辰南你要干什么?」

  辰南顾不上回答,对楚瀚道:「放我和若水一起走。」

  楚瀚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好吧,我放你们离去,所有人都闪开。」

  司马凌空怒火汹涌,双目赤红,刚才他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此时惊怒交集,「哇」的一声,一连吐出三大口鲜血,被人扶着退到了场外。

  辰南架着后羿弓,示意纳兰若水向场外退去。

  当退出司马府大门时,纳兰若水道:「辰南,我真的不能和你离去。」

  「为什么?」

  「我不能一走了之,我走后,我父亲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他们会颜面尽失。」

  「他们只是牺牲一些面子而已,难道你要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吗?」

  纳兰若水摇了摇头,道:「这场婚礼已经无法继续了,你不用为我担心。」

  辰南道:「你到底为何不肯和我离去?」

  纳兰若水有些失神望着他,道:「你和曾经那个平凡的辰南相去甚远,我有些害怕,我看不到未来……此外我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我有父母,我有家人……」

  「辰南小心!」纳兰若水惊叫。

  一道光华璀璨的剑光如匹练一般向辰南斩来,瞬间劈断了弓弦上的雕翎箭。辰南瞳孔一阵收缩,他已经看出这是修道者的飞剑,飞剑的主人正是大公主楚月。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如闪电一般横移出去一丈距离,而后快速拔出长刀,向飞剑劈斩而去。

  围观众人一阵惊呼:

  「飞剑!」

  「修炼者中最为神秘的修道者!」]

  「是大公主殿下!」

  飞剑寒光灿然,冷森迫人。

  辰南挥刀直劈,但金色的锋芒竟然不能够阻挡飞剑的去势,最后他挥舞长刀直接和飞剑交击在了一起。

  「叮叮当当」

  一阵金属交鸣之后,长刀竟然被斩成了数段,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刀柄在他手里。辰南暗暗心惊,暗叹修道者果然非同凡响。他丢下刀柄,赤手迎击飞剑,一层金色的光华密布在他的手掌表层,他避过剑锋,掌掌拍在剑脊之上,血肉之掌和飞剑相碰之后,竟然发出阵阵「铿锵」之声。

  这一系列动作可谓快若闪电,众人只能看到一道锋芒与一片掌影交织在一起,璀璨光华伴随着「铿锵」之声,巨大的能量波动疯狂涌动。

  当众多高阶武士反应过来,想要冲上去时,大公主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她脸色一阵发白,不甘心的收回了飞剑。

  辰南刚想追击,一群高阶武士挡在了他的身前,他快速止住了脚步,再次弯弓搭箭,雕翎箭直指楚国皇帝。众人骇然,被迫停了下来。

  「若水跟我走。」

  「不,我……」纳兰若水摇了摇头,道:「辰南我真心感谢你今日为我所做的一切,你无需为我担心,也许以后我们还会有相见之日……」纳兰若水没有说下去,快速跑进了人群,眨眼消失不见。

  辰南一阵发呆,最后怒向大公主楚月,拉开后羿弓对准她,道:「你竟敢偷袭我,今日我要……」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声苍老的叹息:「唉,年轻人不要太激动,她可是我的玄孙之女啊。」

  辰南一惊,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竟然是皇帝的玄诅、那个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他知道老妖怪正在利用高深的武学对他一人传音。

  老妖怪叹道:「人生一世,总会遇到诸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其实世上没有永远的幸福,也没有永远的遗憾。永远也不过刹那瞬间,当浮华落尽,容颜老去,那时才会发现,人生最需要的是平和的心情。」

  声音渐杳,辰南四顾,怎么也无法发现老妖怪的踪影。他虽然有后羿弓在手,但也深深忌讳这个高深莫测的老人,若是老人在暗中偷袭他,他绝对无法应付。

  这时辰南早已将后羿弓拉开,但出于对老妖怪的顾忌,只得将后羿弓对准地面。一道金色的光箭伴随着风雷之声没入了地下,大地剧烈颤动不已,司马府宅在「隆隆」声中倒塌过半,尘烟弥漫,沙土飞扬。

  没有人知道这支射向地下的金光箭在地底渐渐改变了轨迹,金光箭向离此地不远的皇宫冲去,而后冲进了皇家古籍室地下的那个古墓之中。蕴涵着天地元气的金光箭如受招引一般,径直飞向古墓中那个已逝的绝代高手,最后在那尊不灭体前三尺处突然爆碎,化作点点金光,冲进了不灭体体内。古墓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辰南在众人大乱之际,擒龙手再出,金色的手掌带起一股猛烈的狂风,将皇后身边的小公主楚钰卷了过来。他飞快点了小公主的穴道,而后将她带进了怀里,他右手提后羿弓,左手放在了小公主的咽喉之上。

  此时司马父子二人快气疯了,不仅婚礼被辰南破坏,而且整个司马府都被他毁了。

  「败类、臭贼放开我……」

  皇帝、皇后等人神色惨变,大公主道:「辰南你放开我妹妹,我保证让你平安离去。」

  辰南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表示。其实他在试探暗中那个老妖怪的底线,看他是否会出手。等了很久,老妖怪也没有任何动静,他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一点点。

  小公主叫道:「臭贼快把你的手拿开,简直臭不可闻。」

  大公主楚月道:「辰南你听到我的话了吗?放开我妹妹,我任你离去。」

  辰南冷笑道:「哼,我不想多说废话,让所有人都闪开,不要派一个人跟着我。」

  楚月气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

  皇后在旁边焦急不已,刚要开口说话,楚瀚拦住了她,道:「相信月儿,让她去处理吧。」

  朝中文武百官此时木若呆鸡,今日发生之事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辰南虽然对楚都不是很熟悉,但出城的路早已探清,他挟持着小公主出离了帝都。

  小公主气鼓鼓的道:「败类你已经逃了出来,还不快放开我?」  

  「人生真是奇妙啊,当初是你把我捉进了帝都,如今又是你把我送出了帝都。我想你不会忘记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吧?你就留在我的身边,乖乖的给我做侍女吧!」

  「什么?让我这个公主给你这个败类做侍女,你做梦!」

  辰南做了一件一直以来很想做,但却一直没机会做的事情,他用力捏住了小公主滑嫩的脸颊,狠狠的掐了又掐。

  小公主痛叫道:「哎呦……败类你这个混蛋快放手,你竟然敢如此对我?」

  「你这个小恶魔,我知道你狡猾无比,不要给我耍诡计,给我老老实实的上路吧。」

  「你这个混蛋要带我去哪里?」

  「罪恶之城。」

  「啊……」

  「真没想到,小恶魔你会再次落在我的手里。」

  辰南心中有些许失落,他挟持着小公主楚钰离开了楚国都城。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