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恐怖魔殿

第二章 恐怖魔殿

辰东
    

  辰南凳上九级台阶,毅然向大殿正门走去。虎王被他揪着耳朵跟着向前走了几步,但当来到漆黑无光的恶魔巨口处时它再也不肯前进,四只虎爪用力扒着地。

  辰南小声道:「色虎快走。」

  虎王小玉拼命的摇头,它抬起一只虎爪一阵比画,同时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辰南见它不肯动弹,运转玄功提着它的颈项令它离地而起,而后向大殿内走去,小玉虽然不断的挣动,但也难以逃脱辰南有力的手掌。

  当辰南迈进步进大殿中的瞬间,一股寒气迎面扑来,在这炎炎夏日,宫殿内却似冰窖一般寒冷。他将虎王放在地上,虎王一阵颤栗,它的身体迅速缩小,而后「嗖」的一声窜到了他的肩膀上,两只小虎爪使劲抓着他一缕头发。

  「色虎放爪!」辰南低声叫道。

  小玉用力抓着,任他呵斥,怎么也不肯松开,同时现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色。辰南没有办法,任它呆在肩头,他慢慢向前走去。

  「嗒」、「嗒」、「嗒」……

  空旷、漆黑的大殿内只有单调的脚步回响,除此之外一片死寂,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辰南凭着敏锐的灵觉摸索前进。

  如此向前走了近十丈距离,几级台阶出现在他的脚下,石台之上一道石门挡住了去路。当他向石门推去之时小玉不安的发出一声低吼,而后掀起他的衣领「嗖」的一声钻进了他的怀里。

  「我XXXX,色虎你想吓死我?居然向我怀里钻……」辰南一把将它揪了出来,扔在了地上。但小玉却又立刻窜上了他的肩头,牢牢的抓着他的头发。

  「胆小如鼠,准是老鼠转世,一点也不像老虎。」

  辰南用力推开石门,里面是一间非常开阔的大殿,四壁镶嵌着散发着淡淡绿光的明珠,幽幽绿光令大殿显得格外诡异,仿若阴森的地府一般。

  当他看清里面的景象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惊的头皮发麻,大殿的两侧站立着两列干尸,风干的皮肉紧紧包在瘦骨之上,扭曲的五官异常狰狞,辰南心中「扑通扑通」乱跳,他几疑自己步入幽冥之地。

  「咳……」苍老的咳嗽声突然在大殿内响起,辰南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躲在他肩上的小玉一下子摔了下去,但它马上又窜了回来。辰南一把抓住了它,双手不自觉用起了力,掐的小玉直翻白眼,直到小玉给了他一爪,他才急忙松手。

  他快速向后退去,但发现石门早已关闭,怎么也无法推开。小玉在他肩头不安的发着低吼,双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

  辰南稳定了一下心神,大声喝道:「谁?躲在暗中的人快出来。」

  苍老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冲,我一直呆在这里,何曾躲过?到是你无缘无故闯了进来,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辰南利用他那敏锐的灵觉在大殿内一遍又一遍的搜索,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殿内除了他和小玉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他一阵胆寒。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相逢即是缘,没想到居然有人踏足这里,年轻人我们聊聊吧。」

  辰南道:「你都不让我见你一面,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

  「我真的没有躲藏,既然你非要见我,就一直向前走吧。」

  辰南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小玉紧张的在他肩头上四处张望,当步入两列干尸之间时,它「嗖」的一声再次钻进了辰南的怀里,只留下一个小虎头露在外面警惕的观察着附近的动静。

  「你这个色虎快出来。」但这一次无论辰南怎样揪它,小玉的小虎爪都牢牢的抓着他的衣服,死也不肯出来。

  「呵呵,小猫百年前你不是来过这里吗,难道想我老人家,又回来看我了?」

  闻听此话小玉呆再也不住了,从辰南怀中「嗖」的一声钻了出来,踩着辰南的脸爬到了他的头上,使劲抓着他的头发朝四周张望。

  「我XXXX,色虎你竟敢凳着我的鼻子上我的头,气死我了。」辰南一把将它揪了下来,向一个干尸的脚下扔去。

  「吼」

  虎王小玉吓的发出一声低吼,而后快速跑回了辰南的脚边,一只小虎爪紧张的抓着他的裤脚。

  「呵呵,小猫你还像百年前那样胆小啊,我又不会吃掉你,有什么可怕的?」苍老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内回荡,分不清究竟来自何方。

  辰南又向前走了几丈距离,旁边的一个干尸突然转过头对他龇牙一笑,白森森的牙齿闪着妖异的光芒。

  「吼」  小玉一声大吼,快速跑出去几丈距离,此时它浑身毛发倒立,在远处惊恐的注视着干尸。

  「啊」辰南也惊的大叫了一声,一连退后了七、八步,他感觉一股寒气自心底升腾而起,从头到脚一片冰凉。他拔出背后的长刀,喝道:「你是人是鬼?」

  「干尸」从尸列中走了出来,他全身上下皮包骨,走起路来机械僵硬,真如僵尸一般。

  他笑道:「现在还是活人,不过离死已经不远了。」而后他冲远处的小玉招手道:「小猫百年前你误闯魔殿,直到离去时也没有发现我,现在看清我老人家的庐山真面目,还像以前那样害怕吗?」

  看着如僵尸、似厉鬼一般的活骷髅,小玉充满了惧意,它已经将身体变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辰南满脸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干尸」,道:「你……真的还活着?怎么会是这样子?」

  「是啊,我的确还活着。不要怕,我们好好聊聊吧,我已经有多年未见到活人了。」

  这一次辰南运转玄功时终于感应到了「干尸」体内那微弱的生命脉动,不过时断时续,几乎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辰南确信这的确是一个有着一丝生气的老人,刚才他一定施展了一种音功,让人辨不清他的方位。

  辰南将长刀背好,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和老人不足一丈距离处,与他对面而立。小玉却是怎么也不肯过来,在远处惊恐的看着这里。

  老人道:「我想此刻你心中一定充满了疑惑吧?」

  辰南道:「是的,简直难以想象在茫茫群山中会有这样一座恐怖的大殿,我可以问您一些问题吗?」

  「可以,你尽可提问。我已命不久矣,心中的秘密此时若不说出去,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魔殿。」

  「魔殿,难道是一个魔创建的这座大殿?」

  「是一个古神创建的。」

  「既然是神创建的,为什么要叫作魔殿?」

  「因为那个古神觉得自己堕落了,已经不配称为神。」

  「他怎样堕落了?」

  「他和另一个堕落的古神为了争夺一件神宝而大打出手,最后虽然侥幸战胜对方,但自己也重伤垂危,从此留在了人间界。」

  辰南心中一动,这座魔殿的主人极有可能是罪恶之城挖出的那张羊皮古卷记载的古神之一,不过羊皮古卷记载的内容和老人所说的话多少有些出入。

  老人道:「年轻人你以前是不是听说过两个古神的事,要不然怎么会没有一丝震惊之色呢?」

  「是的。」辰南将罪恶之城的古神传闻说了一遍。

  老人叹道:「数千年前的那场神战,没想到被人记录了下来,不过却与事实有出入。」

  「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这座大殿的主人技高一筹,将另外一个古神杀的重伤垂死。那个古神即将丧命之际突然自爆神体,魔殿的主人身上虽然有宝甲护身,但还是重伤垂危。他的神力衰弱到了最低线,怎么也无法感应到失落在群山中的神宝,他匆匆将自爆神体的那个古神的骸骨收起,狼狈逃回这里修养。」

  「后来怎样了?」

  「魔殿的主人在这里修养了一段时间,惊恐的发现他的神力再难凝聚,只能维持在一个相当低的水准。他几次去大战的地方寻找遗落的的神宝,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听到这里,辰南有些紧张,道:「那个……古神后来到哪里去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他在这里修养了几百年,但神力始终无法恢复,有一次他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啊」辰南大惊,道:「这么说古神一去未返……就此消失了?」

  「是的,真不知道在神力有限的情况下他是凶是吉。」

  辰南听完这些话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道:「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一个神流浪在世间……」接下来他又问道:「外面栖居的那些巨人和这座魔殿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要对这座大殿顶礼膜拜?」

  「那些巨人的祖先曾被古神收服为神奴,当初建这座大殿时他们出了大力,大殿所需的黑刚石都是他们从远处的山脉中搬运过来的。古神是他们心中的神明,尽管他已消失很久了,但他的神威在巨人中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他们世代居住在这里,守护着这座魔殿。」

  「可是……他们为什么将那么多的白骨堆积在魔殿之下呢?」

  「这是魔殿的秘密之一。」老人手指地面,道:「这座大殿之下镇着一头异常强大的蛮兽,巨人之所以将那些白骨堆积在石山之外,完全是在执行古神遗留的命令。古神在这里布下了一座九幽白骨大阵,凝天地之力,聚万灵之魂,震慑地下那头蛮兽,使它不能够上来作恶。」

  辰南听的目瞪口呆,心中惊骇无比,被神镇住的蛮兽定然恐怖到了极点,想想它就在脚下数十丈或数百丈的地方,他一阵发寒。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头恶兽?」

  「不知道,除了魔殿的主人外没有人见到过它,只是偶尔能够听到它的吼声。」

  正在这时地下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不过隔着大殿的地层,声音并不是很清晰,但闻之却令人心胆具寒。小玉惊的快速缩小到了小猫般大小,而后一下子窜到了辰南的肩头,它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对面如干尸一般的老人,一边抖动耳朵倾听那如魔音般的啸声。

  辰南白天在大殿外观望时就已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异啸,此时一下明了,待到啸声停止,他问道:「古神为何要将它困在这里,当初为何不直接将它消灭?」

  老人道:「古神当初从别处将它带到这里,原本想将它驯服作为坐骑,但蛮兽性情刚烈,怎么也不肯屈服,古神不得已将它困在大殿之下,想慢慢将它收服。但不曾想不久之后他在那场神战中身负重伤,已没有能力杀死那头恶兽了,遂布下九幽白骨大阵防止它脱逃。」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如此深山之中竟然有这样一个神秘的所在。」

  老人道:「这只是魔殿秘闻之一,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大的秘密。」

  「还有更大的秘密?」

  「这座大殿之下不仅镇着一头恶兽,还封印着一件宝甲。」

  辰南心中一动,他想起了一件传说中的甲衣,他忍不住问道:「宝甲为何名?」

  「玄武甲。」

  辰南惊道:「啊,难道……难道是那件在远古时期就已存在的玄武甲?」  

  老人点头道:「不错,正是原仙幻大陆传说中的神甲。」

  在那遥远的过去,仙幻大陆有几件兵器一直被视为仙宝、神宝,传说绝顶高手若是手持一件这样的兵器便可对神、抗仙。但遗憾的是这些兵器往往只在传说中出现,千百年才偶尔有一件现世。

  万年前辰南见过后羿弓,宝弓为他父亲辰战游历天下时无意所得。万载过后他再次见到了神弓,但已物是人非,他不知道辰战究竟是留下后羿弓后武破虚空而去,还是……

  辰南虽然没有见过另几件传说中的至宝,但却知道有一件宝甲名为玄武,他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能够得知它的下落。传闻这件甲衣不仅能够护体,还能够借力反击,攻守兼备,端的是神妙无比。

  「老人家您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这件甲衣确实被封印在魔殿之下。当年魔殿的主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它,对之珍若性命。若不是有这件宝甲护体,他在那场神战中恐怕已经和另一个古神同归于尽了。

  辰南感叹道:「在古老的传说中,和玄武甲齐名的后羿弓曾射下过天上的神,真不知道玄武甲有何神妙之处。」

  老人道:「自远古时期流传到至今的宝物必有不凡之处。」  

  辰南道:「老人家您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呆在这里?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您的身份。」

  老人伸手指了指大殿内的两列干尸,道:「我和他们一样,在魔殿为仆。」

  「啊,他们也还活着?」辰南惊叫道。

  「不,早已死去多年了。这些人是历代神仆,因为所修习的功法皆为枯木诀,所以死后都是这副样子。」

  「神仆?」

  「是的,魔殿的主人未曾消失之前,曾经收过一名仆人,也就是第一代神仆,也只有他见过魔殿的主人。第一代神仆对古神忠心耿耿,一直期盼古神回来,但空等百余年未果。他在晚年时请外面的巨人将他送出深山,在罪恶之城收了一名弟子,而后回返此处。此后代代如此,魔殿中的神仆都是这样来的。」

  「哦,原来如此。」

  老人接着道:「时光流逝,数千年已经过去了,这座魔殿虽然还有神仆,但神仆的心已不似往昔。后来的神仆从未见过古神,哪里还会有一丝敬畏之心,况且神仆早已无存在的意义可言。前几代就有人打算不再收徒,但始终没能做出那个决定。我已经看开,决定不再收徒。」

  「您……打算离开这里吗?」

  「我已经三百多岁,已是将死之人,离去还有何意义,这里是我最好的葬身之所。」

  「啊,三百多岁?!那您的一身修为岂不是……」辰南说不下去了,老人所说若属实,那么他的一身修为恐怕已经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老人道:「每一代神仆最少都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以上,古神传下的功法以养生为主,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那种修炼。事实上历代神仆的本领并不高强,在大陆上只能算是一名普通高手。就拿我来说吧,现在我虽然已经三百多岁,但根本不是你的对手,绝对无法和你相抗。」

  「哦。」辰南确实听闻过这类修炼者,这是道门的一个旁支,这类人不追求力量的增长,他们修身的目的只为获得长生。

  老人道:「我自知命不久矣,所以将心中的秘密告诉了你。玄武甲自古以来便是大陆传说中的至宝之一,我希望世人能够得知它的下落,不希望它长年深埋地下。」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