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天使折翅

第十章 天使折翅

辰东
    

  辰南的母亲在后花园散步,离前院比较远,她虽然感觉有些异常,但并没有多想,试想辰战神功盖世,有谁敢来这里撒野呢?

  雨馨和辰南正在客厅聊天,她在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那丝异常强大而又恐怖的气息,她急忙站起身来护到了辰南的身前。

  辰南由于武功半废,并没有感应到那股强大可怖的波动。

  「雨馨你在干吗?」看着雨馨突然背对他,站到了他的身前,辰南感觉很诧异。

  雨馨压下心中的不安,道:「哦,没什么。」说着她在辰南的身旁坐了下来。

  看着雨馨魂不受舍的样子,辰南越来越觉得奇怪,道:「雨馨你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刚才辰伯伯为何会突然离去,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雨馨的心性虽然已不似两年前那样单纯,但很多的事情她还是不会藏在心底,此刻她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一切都写在了脸上。

  「是啊,这几天父亲很奇怪,经常无缘无故突然离开。别怕,没什么,他肯定想到了一些武学上的问题,急着去验证。」

  就在这时,雨馨心中那股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感觉一股异常可怕的气息弥漫在空中,巨大的危险似乎正在慢慢接近。

  她终于明白了,她感应到了那股恐怖的波动,当日在岳山脚下魔王东方啸天外放的气息就是这样。东方啸天来了,盖世魔王上门寻仇来了!

  雨馨的脸色有些苍白,如今辰战不在,谁能够敌的过这个魔王?

  「雨馨你脸色不太好看,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不要!辰南别离开我,坐在我的身边。」

  「雨馨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也些冷,你坐在我身边好不好?」

  辰南感应不到东方啸天外放的强大的气息,闻言坐在她的边没有起身。

  「辰南要是有人想杀我,你……会救我吗?」

  「傻丫头怎么竟说傻话啊,如果有人想伤害你,除非他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雨馨开心的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幸福之色,道:「我就知道在这个世上你对我最好,如果你有危险,我拼去自己的性命也要让你活下去……」

  看着雨馨那纯真的笑容,辰南心中满是暖意,急忙打断她的话,道:「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只要你天天开心就好。」

  「天天开心……」雨馨一阵失神,道:「这两年我已经很开心了,天天和你在一起,我感觉真的很快乐。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你,你……会想我吗?」

  「会,我会很心痛的想你。所以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如果我离开你很久很久,过去好多年后,你……还会想起我吗?」

  「傻瓜,就是下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你,我说过决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听到这句话,雨馨眼角有些湿润,道:「几十年过去后,当你老去的时候,如果你能够想起年轻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个女孩叫雨馨,我……会很高兴的。」

  辰南发现了雨馨的异常,轻抚着她如玉的脸颊,柔声道:「不要胡思乱想,听了你这些话,我心里忽然很发慌。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我生生世世都会把你记在心里。」

  「不,我只要你心里有我一点点位置就好,不要忘记我就好。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不要总是想我,我要你好好的活下去……」

  「不要说傻话……」

  雨馨用手指封住了他的嘴,有些伤感,道:「当你老去的时候,还能够想起一个叫雨馨的女孩……」

  正在这时,房门「轰」的一声碎裂了,东方啸天披头散发、双眼血红,一步踏进了客厅内。

  盖世魔王突然出现在这里,令辰南大惊失色,他一下子站到了雨馨的身前。但雨馨突然闭住了他的穴道,快速将他抛出了窗外。

  她在心中叹道:「辰伯伯你一定要赶快回来啊,不然辰南还是难逃一死啊!」

  雨馨强行解开了身上的封印,一股强大而又神圣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房间,在这一刻她如仙子一般圣洁。

  窗外的辰南身不能动,他焦急的大喊道:「雨馨不要啊!」

  雨馨的师傅学究天人,功达化境,但最后还是差了一步没能步入仙境。岁月无情,这位无名武学大师最终没能迈入长生之列,在临去世前将一身功力灌入雨馨体内。

  由于他一生所修出的内力太过惊人,雨馨不能完全承受。最后他将自己的功力一点点封印到了她的体内,并告诉雨馨千万不能强行解开封印,随着她修为的提高,那些封印会慢慢自动解开,她会一点一点汲取到体内封印的强大力量。

  然而就在这一刻,雨馨强行解开了封印。

  辰南了解她的一切,在一刻他肝胆欲裂。他终于明白了雨馨刚才为何神情异样,她早已得知魔王东方啸天来了,她刚才竟然是在诀别……

  「不要啊!雨馨快停下来……东方啸天,我是辰战之子,有什么你对我来……」

  东方啸天神志错乱,时而清醒,时而浑浑噩噩,此时他心中只有疯狂杀戮的念头。他双眼血红,如野兽一般盯着眼前这个如同仙子一般的白衣少女,最终一掌向雨馨拍去……

  雨馨体内的封印彻底被解除了,强横的力量在她体内猛烈冲撞,她的身体仿佛要碎裂一般,剧痛令她险些昏过去。

  看着魔王那无匹的拳风袭来,她急忙闪向一旁,而后运集体内狂乱冲撞的巨大力量抵挡来不及躲开的部分掌风。

  「轰隆隆」一声大响,整面墙壁如同烈日下的雪花一般快速消融,最后化作一堆细沙。

  雨馨的身子横着飞了出去,鲜血自她口中不断向外涌出,她的脸色苍白无比,她如同一朵花儿一般凋零,坠落……

  「雨馨……」  看到雨馨从另一面墙壁处被击飞而出,辰南心中剧痛,恨不得能够移形换位,代替雨馨受那一掌。

  「东方啸天你这个懦弱的无耻之徒打不赢我父亲,却来此偷袭我们,你这个狗熊过来杀我吧!」

  东方啸天大步走出,双眼放出两道凶光,恶狠狠向辰南望去。

  然而就在这时,雨馨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毫无血色,洁白的衣衫沾满了血迹,她似折翅的天使一般圣洁而又凄美。

  她无力的抬起右手,一道劲风透指而出,封闭了辰南的哑穴。

  东方啸天的那一掌威力浩大无匹,雨馨虽然只接了一点点掌风,但也已受伤不轻。她体内虽然有她师傅留下的浩瀚功力,但也难以和初临仙武境界的魔王相抗衡。

  雨馨虚弱的道:「东方啸天你如果还当自己是一个绝代高手的话,请接受我的挑战。」

  魔王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雨馨身上。

  「我们不要在这里比试,我有一套威力绝大的神功,在这里施展不开,我们去后面的演武场大战。」

  说到底东方啸天被辰战劈中头部之后已经神志错乱,时而清醒,时而浑浑噩噩,此时他便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闻言之后竟然下意识的跟着雨馨向后院走去。

  辰南脑袋「嗡」的一声,险些昏厥过去,雨馨要用她的生命来拖延时间,等待辰战归来,这悲壮、残酷的一幕令他要疯了。

  看着那柔弱的身影消失在院中,辰南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热泪禁不住滚落而下……

  辰战身化一道金龙,御空飞行十几里后,终于追上了前方那道散发着紫光的人影。

  「是你……紫虚道人!」

  「不错,正是贫道,不知辰王爷为何对我紧追不舍?」

  辰战怒极,很显然他中了掉虎离山之计。

  这位紫虚道人是一位修道大成之人,是当世有数的高手之一  ,但由于心性不是很端正,热衷于名利,有悖道家的「无为」心法,所以修为始终难以大圆满。五年前他来辰府挑战时,被辰战一掌震伤,狼狈遁走。

  联想到其中种种因果关系,辰战一下子明白了,肯定是紫虚道人找上了神志错乱的东方啸天一起来报复。

  「你去死!」辰战彻底愤怒了,双掌毫不留情向前猛推而去,一片耀眼的金光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紫虚道人席卷而去。

  金光与紫虚道人匆忙中放出来的飞剑冲撞在了一起,晶莹剔透的飞剑在刹那间碎裂,紫虚道人身受重创,自空中跌落了下去。

  据紫虚道人所知,辰战有个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非十恶不赦、且亲手残害过人命者不杀,辰战不会轻易对仇敌下杀手。

  但此时,紫虚道人感觉有些恐慌,他明显感觉到了辰战的杀意。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今日紫虚道人触犯了辰战的逆鳞,他必须要死,任何条条框框都不能够将辰战束缚。辰战集全身功力于右臂,一道长达三十丈的光剑自他右臂延伸而出,当空劈下。

  璀璨的剑芒瞬间将紫虚道人劈为粉碎,空中爆发出一片血雾。

  辰战今天动了真怒,为了节省时间,他刚才斩杀紫虚道人时将功力提升到了极限,不然没有这么容杀死他。

  他看也没有向下看一眼,掉转身躯如闪电一般向家中飞去。

  当雨馨和东方啸天走进辰家演武场的刹那,辰南的母亲终感应到了魔王的恐怖气息,她快速自后花园冲回房间,带着后羿神弓向着传来恐怖波动的演武场飞奔而去。

  已经睡熟的下人听到不平常的动静后快速冲了出来,当他们发现躺在地上的辰南时大惊失色,急忙解开他的穴道,将他扶了起来。

  辰南像疯了一般向演武场冲去,当他冲进时恰好看见雨馨那柔弱的娇躯似秋风中的蝶儿一般跌落而下。

  盖世魔王成名绝学裂天十击,十道气浪一重高过一重向雨馨席卷而去,第一重就已经令她口吐鲜血不止;第二重将雨馨体内那股封印的巨大力量彻底打散了;第三重排山倒海般的气浪令雨馨五脏具碎,百脉尽断。

  说到底,雨馨的师傅虽然修为惊人,但他传给雨馨的功力还是难以抵挡初临仙武境界的盖世魔王。

  第四重气浪将至,雨馨若是再被击中将尸骨无存,更何况这不过是裂天十击第四击,十重气浪一道强盛过一道,后面还有六重!

  就在这时,辰南的母亲和父亲都赶到了。辰战怒发倒竖,擒龙手当空而下,一排排金色的光掌将余下的七重气浪彻底阻挡而回。

  与此同时,辰南的母亲将一支雕翎箭搭在了神弓之上,弓弦被她慢慢拉开,天地元气如潮水一般向后羿弓涌去。凡铁化金精,点点金光汇聚在雕翎箭之上,使它瞬间化作一支神光箭。

  一道金光破空而去,一时间风雷阵阵,天地失色。

  东方啸天瞪着血红的双眼,盯着发出阵阵惊雷之声的金光箭,那蕴涵着浩瀚天地元气的金光箭并没有让他感到畏惧。相反他眼中露出兴奋之色,他双目中凶光大盛,伸右手向光箭抓去。

  这足以开山裂石的一箭竟然被他一把生生抓住了,光箭在他手中爆碎,化作点点金光消失在空中。

  传说中后羿弓曾经射下过天上的神,然而这一箭却未功,主要原因是辰南的母亲功力不够深厚,难以拉满后羿弓。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初临仙武境界的东方啸天有多么的可怕!此刻他面目狰狞,紫发乱舞,魔焰滔天,真如一个盖世魔王一般!

  辰南看着如同花儿一般凋零落下的雨馨,他目龇欲裂。

  洁白的衣裙满是鲜血,凄艳的红,触目惊心,但那苍白的绝美容颜,却带着欣慰的笑容。

  辰南的双眼在滴血,他接住了自空中落下的柔弱娇躯,一滴一滴血泪滚落而下。此刻雨馨的瘦弱躯体仿佛重若泰山,压的他跪倒在地。

  「雨馨……本来承受那一掌的人应该是我啊!」

  雨馨艰难的张了张嘴,咳出一大口鲜血。辰南急忙将真气向她体内输送去,但却发现她的经脉早已断裂,真气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她体内乱窜。

  「雨馨……」辰南已经咬烂了双唇,他的心在滴血。

  「辰南……不要难过,还记得刚才我们……在房间说的话吗?」

  「记得……」

  「你说过……如果有人想杀我,除非……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我听了好……感动。从小到大……我只有师傅一个亲人……没有父母……没有玩伴……没有朋友,好孤单!自从遇见你……我好快乐,辰伯伯、辰伯母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我好幸福,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家。你……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已经没有了师傅,我……不能再失去……你。我宁愿自己……死,也要你好好……活下去,咳……」雨馨又开始大口大口吐血。

  「雨馨……不要说了,你不会死……」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令辰南心如刀绞,血泪模糊了他的双眼。

  「辰南你……受伤了吗?你的眼睛……为何流血?」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想着我,到现在……还担心我……雨馨我不要你死去!」辰南紧紧的将雨馨抱在胸前放声大哭起来。

  他已经十几年未曾落泪,此情此景令他忍不住失声痛哭。

  「辰南……不要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雨馨……我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要你替我去死……」辰南大声的哭道。

  「这两年……我真的很快乐,是你将我带出了大山,让我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是不是……很傻?经常……闹出笑话,什么……也不懂,是你耐心的帮我讲解,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很快乐,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平平淡淡……生活……」

  「雨馨你不要说了……」辰南感觉胸中难受无比,他忍不住张嘴吐了一口鲜血。

  只是这时雨馨目光渐渐涣散,她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能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身上。

  「辰南……你怎么了?」

  「我没事……」

  「哦」雨馨的意识渐渐模糊,她喃喃道:「当你……老去的时候,还能够想起……一个叫雨馨的女孩……」声音嘎然而止。

  「雨馨……我不要你死去……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辰南像疯了一般大叫着。

  然而雨馨却已闭上了双眼,身体越来越冷。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