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三千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289章 逆乱阴阳

第289章 逆乱阴阳

辰东
  第二八九章  逆乱阴阳  银发青年男子,其威惊天,其势动地,整个世界仿佛因他而存在,整片十七层地狱都因为他的到来而颤动了起来,他就像那俯视众生的主宰者一般高高在上。  骨床高悬天际,银发青年男子不言不动,静静的斜躺在骨床之上,饱经桑桑的双眼,冷冷的扫视着众人。  即便强如守墓老人,也不仅惊呼出声:“魔主!”  西土图腾也是脸色大变,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唯我……魔主!难道是……传说的那个……魔主?!”  神女独孤小萱有些发呆,而后惊叫了一声:“魔主叔叔你还活着?”她如梦幻空花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风华绝代的身姿似虹芒一般,出现在高高在上的骨床旁边。  独孤小萱似乎根本不惧怕这个威震千古的一代魔主,她激动的大声喊道:“魔主叔叔你快说话啊,你为什么活过来了?我父亲呢,他怎么没有活过来?”  魔主沧桑的双眼,闪现出一丝神采,但是却没有任何言语。  “魔主叔叔你说话啊,我父亲为什么没有复活啊?我知道他就隐藏在芸芸众生中,待到一朝逆乱阴阳时,他定然能够归来!”神女独孤小萱情绪异常激动,再也没有平时的从容之色。  魔主巍然不动,仿似这个世界的中心,似那世间第一绝顶高峰一般,需要让人仰视。  神女独孤小萱想要再进一步摇动魔主,只是一股未名的力量一瞬间爆发而出,生生将她震退了出去。  魔主沧桑的双眼,锁定在了空中那巨大的指骨之上。开始凝视其上的那缕魂魄,双目中渐渐透发出两道异彩。  而后,一股撼天动地的强大波动在一瞬间爆发而出,令在场地几位至尊级高手,都感觉如在汪洋中山下起伏波动一般。  狂霸的气息,在刹那间笼罩在指骨之上,魔主凭空消失,当他再次出现时。骨床已经载着他出现在指骨上那缕模糊的魂影旁边。  模糊的魂影似乎有灵一般,他仿似在做着痛苦的挣扎,而后猛的抬起手掌拍向魔主。巨大的能量波动,令远处的守墓老人、西土图腾等人皆露出凝重之色。  魔主没有躲避,不过一双眸子突然深邃如海,透发出两道湛湛神光,就像那黑暗地虚空中,突然打出两道闪电一般。生生击散了那一掌拍出的浩瀚掌力。  魂影突然爆发出一道排山倒海般的神识波动,狂霸的魔啸爆发而出:“吼……”  虚空不断崩碎,地面上无数飞禽走兽的灵魂在瞬间湮灭,可怕的魔啸竟然能够直接撕裂人的灵魂!  即便强如辰南、紫金神龙他们,也有些吃不消。险些在空中翻落下去。  魂影双目中爆发出两道邪异的光芒,与魔主地双眸针锋相对。与此同时,巨大的指骨自魂影脚下飞出,猛烈抖动起来。竟然横扫魔主!  “轰”  魔主与魂影对视,根本没有躲避指骨,直接被结结实实的轰中。由神灵的头骨堆砌而成的骨床在刹那间粉碎,化为尘埃,在空中漫漫飘落。  不过巨大地指骨抽碎骨床后,虽然狠狠的劈在了魔主身上,但是却没有将之撼动分毫,而自己反到被一股狂霸的力量震飞出去上千丈远。  辰家远祖的巨大双眸。依然透发着漠然地光芒,在远空矗立不动。辰战手持千丈神剑,露出一丝迷茫之色,同时煞气盈身,他定定的在站在那里。  守墓老人、西土图腾、神女也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想静静的观望传说中的魔主到底强悍到了何等的境界。  数十丈长的巨大指骨,爆发出阵阵可怕的能量波动,再次向着魔主撞击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高天突然崩碎了。消失许久不见地拜将台突然破空而来。它径直轰向指骨!  其上的两行字:“亿万生灵为兵,百万神魔为将!”倒映在空中。交叉出两道刺眼的光芒,成十字型大裂斩劈在指骨上。  守墓老人自语道:“拜将台是魔主的祭炼而成的……其上隐匿的那条残魂定然就是他的!”  指骨与拜将台激烈碰撞的过程中,拜将台上果然慢慢浮现出一道虚影,凝聚而成一道残魂!  神女独孤小萱自语道:“是因为拜将台中藏匿着魔主地一点灵魂地能量,才致使他没有灭亡吗?!”  拜将台上出现的残魂,虽然同样模模糊糊,但是其威势与指骨中出现地残魂一样凌厉逼人,大有睥睨天下,唯我独尊之态!  魂影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这是发自灵魂的震慑,他忽然摆脱拜将台快速冲出,在一瞬间冲进了不远处魔主的体内!  “轰”  一股毁天灭地般的狂暴气息,瞬间浩荡而出,魔主之威势强盛到了让人胆寒的境地,可怕的能量波动,一瞬间遍布到第十七层地狱的每一个角落,而后又在刹那间如滔天大浪一般,逆卷而回,冲入了他的体内。  魔主自半躺状态缓缓站起,银色的长发随风舞动,慑人心魄的气息弥漫当场,他的双目依然一眨不眨的凝视着指骨中分离出的残魂。  现在,魔主残魂的能量与身体,以及不灭的灵识融合在一起,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将指骨残魂逼的仰天怒吼了起来,不再与魔主进行精神层次的较量,而是破碎虚空,无数魂影向魔主冲去。  魔主双掌划动,一重重光幕向着残魂笼罩而去,而后生生将他压制在了里面。而这个时候指骨狂暴舞动,摆脱了拜将台快速冲来。  魔主一声冷哼,发自灵魂的威慑。顿时令指骨一滞,在空中短暂的停止了瞬间。魔主幻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仿佛能够收拢天地一般,一瞬间将指骨包裹在里面。  紧接着一声爆喝,魔主银发狂乱舞动起来,透发出无尽的煞气,整片天地都黑暗了下来,仿佛黑夜降临。  “轰”  一声巨响。指骨爆碎,天地复归清明!  镇压十八层地狱的指骨,被魔主生生攥成了飞灰,就此消失在天地间。九滴鲜红地血水在虚空中凝聚而成,围绕着魔主不断旋转。  魔主将九滴血水,打入那重重光幕中,鲜血与那挣扎的残魂融合在一起。魔主双掌不断划动,打入进去无尽的能量。  “他在干什么?”神女独孤小萱有些不解。  守墓老人面露凝重之色道:“炼魂!”  九滴鲜血融入那道残魂后。他的力量迅猛提升,魔主虽然将他压制了,但是现在看起来残魂似乎随时都有冲出那片封印的之地的可能。残魂疯狂的嘶吼着,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九滴鲜血在他地体内不断游走。所过之处冒起一缕缕轻烟,最后鲜血均匀的分布到了灵魂中。  一股烟雾聚集在残魂的头顶上空,那是被九滴鲜血还有魔主的力量生生炼化出来的!  西土图腾神色沉重,道:“指骨中竟然隐藏着两条灵魂。九滴真魔之血似乎与残魂同根同源,白色云烟似乎与指骨同根同源。”  白色云烟飘出后,残魂从狂暴中清醒了过来,仰天一声怒吼,双掌划动,将白色云烟笼罩在里面。而魔主也适时出手,与残魂共同炼化白色云雾状的不明能量,半个时辰之后白色云雾猛的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轰然一声爆响炸裂了开来,彻底消散在空中!  威震千古地魔主对那道残魂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人一起飞上拜将台并肩而立。  远处守墓老人、西土图腾皆吃惊无比,魔主做出这样的动作,允许人与他并肩而立在拜将台上,足以说明那个人必然能够与他平起平坐!  神女独孤小萱激动的道:“魔主叔叔那是我父亲吗?可是……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他的气息?如果不是,他到底在哪里?”  “世人谁人能不死……”魔主终于开口了,声音中有着一丝悲凉。有着一丝沧桑。更多地是无奈。  神女独孤小萱如坠冰窖一般,感觉浑身发冷。她颤声道:“我不相信,我父亲……不可能真的……死去!”  “我错了……没有人能够万古不灭。”魔主的话语很低沉。  “我不信!”  魔主沉声道:“生死相依,死之极尽便是生,生之极尽便是死,没有永恒的不死,也没有永恒地寂灭。”  说完这些,他望向无尽的天际,神情越来越漠然,道:“这个世界又到了最为混乱的时代了,如果不能够从新制定法则与秩序,灭世又将开始,没有能够活下去。今日,我要号令天、人两界,将不确定因子全部放逐第三界。”  “你在说什么?”西土图腾似乎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脸色有些不善。  “我想请你进入第三界!”魔主的声音冰冷无比。  “你……凭什么?!”西土图腾震惊无比。  “就凭我是魔主!”  “一个灵魂残缺的魔主能乃我何?!”西土图腾大怒。  “我认为足够了!”魔主站在拜将台上。  西土图腾正中的圣眼快速睁开,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一切的圣光透射而出,先是金黄,而后紫金,随后湛蓝,接着深红……一道光芒比一道光芒炽烈!  上次邪祖出世之时,在大混战之际,瑞德拉奥不过施展了金色圣光与紫色圣光,今次上来就连连提升了几个层次,可想而知他对魔主的顾忌。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地,魔主一字一顿,喝道:“逆――乱――阴――阳!”  随着魔主话语落毕,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西土图腾在刹那间化成一堆白骨!虽然他号称是万古不灭的魂体,在一瞬间又重组了身体,快速化形而成一个完整的图腾身。但是,逆乱阴阳再次发生作用,它又在一瞬间化成一堆白骨。  就这样周而复始,西土图腾在生与死之间不断转换,陷入了生死循环中,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摆脱出困局,这令现场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守墓老人脸色变了又变,道:“魔主你何必如此让他遭受折磨?”  “你也想动手吗?”魔主声音漠然,不包含任何感情。  “想试上一试!”守墓老人似乎并不惧怕。  这个时候神女独孤小萱忍不住道:“魔主叔叔你太过分了,难道你想将我也放逐进第三世界?”  “不仅是你,这个天地间,所有这个级数的强者都应进入第三世界!”  守墓老人大笑道:“魔主你未免太过高估自己的实力了,身未损前你都不一定有说这种话的资本,现在的你能够让所有这一级别地强者慑服吗?”  “我和他联手足够了!”魔主说着望向与他并肩而立地魂影。  “好,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如何掌控乾坤!”守墓老人准备与魔主大战。  魔主冷漠的道:“不要急,免得后悔!”  说话间,他与拜将台上地残魂同时仰天吼啸,震耳欲聋的啸音划破了第十七层地狱的空间,传入了人间界。在这一刻,西土所有修炼者都感觉了发自灵魂的颤栗!  不多时,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冲入第十七层地狱,悬浮在魔主与那残魂的头顶上空!
请记住本站域名:xs3000.com。手机版阅读网址:xs3000.com/mobile/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